专注综合财经股票网,提供炒股知识,追涨停技巧等文章,是广大股民的学习社区!

为什么韩国人会被称为「高丽棒子」?

发布:互联网2020-01-14 09:21:51分类: 地区冲突

当展元说:「真的好想赢韩国」之时,相信不少人跟我一样大声骂了几句「高丽棒子」(嗯?)。

最近几年,每逢与韩国在体育、经济上较劲,笔者总免不了听到几句「高丽棒子」的碎念。不过,到底这句「棒子」是怎么来的,而且还偏偏要有「高丽」,而不是「朝鲜」。看了不少韩剧的人对于「朝鲜」应该不算太陌生,知道古代韩国历史应是「高丽」(918-1392)→「朝鲜」(1393-1897)→「大韩民国」。那么,难道我们尊称韩国人「高丽棒子」已有七八百年的光荣传统了吗?

事实上,「高丽棒子」的历史不从八百年前(相当于南宋)算起,而是跟三百年前朝鲜人来华贸易有关。话说中国明朝、清朝的时候,虽然尚未有FTA的观念(中日韩自由贸易协定(Free Trade Agreement,简称FTA)是中国、日本、韩国之间正在进行谈判的一个自由贸易协定。),但中国政府对于四邻外邦来华朝贡贸易就非常热心积极。

至于对这些邻居而言,朝贡是假的,贸易才是真的,先不说中国有「怀柔远人」(金钱外交)的传统,他们带着自己家乡的土产(韩货、日货)总能在沿海通商的城市或北京卖个好价钱。因此,比邻最近的朝鲜王朝自建国以来,始终对于朝贡贸易非常上心。据学者统计,1637-1894年间,朝鲜假各种名目出使中国共607次,平均一年2.36次。

中朝两国在如此频繁地交流下,随之带来许多有趣的故事,其一就是中国百姓喜以「高丽棒子」称朝鲜人。如清代的《皇清职贡图》就有详细的记载:

《皇清职贡图》说:「朝鲜国民人,俗呼为高丽棒子。」其实何止是棒子而已,明朝、清朝的高级知识份子遇到朝鲜使者,通常以「高丽人」代称,有时则尊称他们「高丽老爷」、「高丽公子」。万历二年(1574),赵宪(1544-1592)就在紫禁城遇到几个明朝人,这几位一见到赵宪就说:「这是高丽人乎?」赵宪一听马上发难,连忙澄清:「怎么每道高丽?高丽是吾地前代之名,今则名唤朝鲜。」(怎么老是叫我们高丽,那是之前朝代的名字,现在名为朝鲜。)

仔细一想,若说中国人沿袭高丽古称,喊这群客人是高丽老爷,倒也不是太新奇的事情。不过甚么不叫,偏偏叫人家「棒子」,又是从何说起?

这就考验一下大家的韩剧知识了。凡是韩剧资历一年以上者,对朝鲜王朝的身份制度应该不会太陌生。朝鲜人除了皇宫里那群整天喊「殿下」、「娘娘」。除此之外,也是有比较正常的人,比如「两班」(朝鲜王朝的富N代)、「中人」(医生、翻译官之类的)、「贱民」。

话说,当年朝鲜使节贸易团一行浩浩荡荡到中国来「核销经费」,基本上沿途享乐不断的都是两班,或者是中人,至于绝大部分的苦力活,都是由贱民奴隶一肩扛。换句话说,在使节团的成员中,这些私奴、官奴基本上就是金字塔底部的那一群贫民,而「高丽棒子」的故事就是跟这些朝鲜官奴有关。

这些随行的朝鲜奴仆,他们不仅没有专题计划经费可以核销,又要出力干活。根据史籍记载,他们「徒行万里,不得乘骑」(徒步从首尔走到北京),甚至「借草卧地,不得寝处火炕」(冬天铺草睡地板,老板睡暖气房)。天啊!如此可怜的朝鲜奴仆千里而来,待遇奇差,加上平均素质比较低落,自然闹出了不少笑话,例如偷窃使节团的贡品、偷沿途民家的财货,私自夹带违禁品回国贩售,还有偷偷「割马尾」。

上述几种恶劣的行为,大家都能理解,因为他们生活环境不太好。但时有所闻的犯罪事件,自然造成沿路百姓怨声四起。另外,这些奴仆为了多赚点钱,于是有的私自接受朝鲜商人的请托,购买一些违禁品,借转手贸易分红。其中「割马尾」一事,更可见这些人如何胆大包天。

不过,甚么是马尾呢?

当然不是第一印象的发型「马尾」,而是可以拿来做网巾,还能做衣饰的马尾(马的尾巴)。

明朝万历二年(1574),使节团的富二代许篈(1551-1588)就在日记中大骂管理马匹的朝鲜奴仆林有聃,说他「狂恶愚妄之甚者」(很过分的意思),居然「一夜中尽割四十匹马尾」,而且割的居然是明朝军方派来护送他们的「军马」。由此可见这些人多大胆,而且对于当时朝鲜使团的核心干部、沿途中国官民,都造成不小的困扰。

就是在这些奴仆的影响下,不少中国百姓对「高丽人」的看法渐渐变得负面,就连朝鲜使节团高干自己都有怨言。记载说,他们不是「掠夺市肆饼面」就是「夺食饴糖」,连小孩子的食物或帽子遗失,也来向朝鲜使节团高干抱怨。

康熙五十九年(1720),朝鲜士人李器之(1690-1722)跟着他老爸一起出使清朝,他的私人日记《一庵燕记》就时常抱怨这些棒子,例如:「有卖梨人持筐诉于两轿前,言朝鲜房子们尽夺食筐中之梨云。」(就是朝鲜奴仆把他们的卖梨人的梨子都给抢光啦。)

事实上,原本中国北方一些观光名胜还乐意接待朝鲜使节团,有一处甚至被称为「高丽堡」。有本朝鲜人的日记就提到,他们在这边买了不少东西:「过肆之时,从者争先买吃」,而当地人的反应也是「极其欢迎,享以酒食」(好好招待,才有下次)。但是,随着时间越往后,这些高丽堡居民却是「问其为丽人子孙则皆怒而不答」,转而开始拒绝被朝鲜人视为旅居中国的同乡。

至此,说了那么多这些朝鲜奴仆的故事,那到底为什么他们会被叫作「棒子」!?

根据学者黄普基的说法,这是因为贱民犯罪被抓后,官员会执行一个盛大的惩处典礼,以示鉴戒。由于官员行刑时会拿一个大棒子(称为决棍),因为杀伤力惊人,搞得众人皆知,于是称他们为棒子。这是间接因素。另一方面,如李器之称奴仆为房子,可能也是转音移译的发展之一,这是直接因素。不过,笔者以为,这与当时中朝贸易日益发达,渐渐出现的「商帮」也有关系。

棒子既然是用来称呼奴仆、贱民与罪犯的,一般朝鲜人听到了恐怕不会高兴的呢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