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综合财经股票网,提供炒股知识,追涨停技巧等文章,是广大股民的学习社区!

两人行

发布:互联网2019-12-03 09:03:13分类: 国内资讯

我在祥云工作到第三天,以前有一个高中同学给我打电话。问我现在在哪里。

他正在实习,还有一年就要毕业了。暑假在家感到乏味,整天也无所事事。看见朋友圈里的我正在云南,觉得这样搭车很有意思,想尝试一下。他坐火车到大理,然后从大理坐车过来和我会和。来的时候我的兼职还没有做完,他就在一个中餐馆找了兼职,一边等我一边打工。

这个小伙伴是我的高中同学,高三在一个班。关系说不上亲密但也说不上不好。他和我的朋友一起来我家帮我过过生日,也睡过一张床。

但是朋友的朋友,并不是我的朋友。

我和他的关系通过其他人维系着,偶尔见面插科打诨,算不上很亲密。他说要来和我一起走过接下来的旅程的时,我一方面考虑着这是个男生,不像女生那样娇气,想来他也能够承受这样每天都在路上的强度。再加上我以前的对他的了解:生活中的他是比较幽默的,在同学身边也经常说说玩笑话。在我家的时候也比较放得开,没有什么令人无法忍受的坏习惯。两个人在一起住标间的话还可以分摊一半的住宿费,所以他说要和我一起的时候我并没觉得有什么大的问题。

我告别了菜菜的父母,开始了新的旅程。我在大理打了七天工,在菜菜家又工作了12天,再加上在菜菜家待的两天。我已经二十多天没有继续我的旅程了。心里抑制不住的兴奋。本来菜菜说要和我一起的,但是她爸妈不是很放心,后来也打消了这个念头。

能和我一起旅行的人不多,菜菜算是一个。

要是你想知道某一个人适不适合做朋友,那你们就一起去旅行一次吧。在路上可以反应很多问题:你们两个对不同的旅行方式的认可差距,行为习惯,还有彼此的价值观。都会在路上展示出来。有些朋友在生活中的小细节会让你觉得无法忍受,但是没有出来旅行之前,你是完全没有意识到或者说是不在意的。菜菜是很少的,我和她旅行之后反而越喜欢的朋友。和她在一起总是那么地自在,那么地舒服。走之前,菜菜爸妈一定要我注意安全。

在此之前,一直都是一个人的旅行,忽然变成两个人我多少有点不习惯。因为两个人你得考虑另一个人的感受,比如他累不累,需不需要搭车;他喜欢吃什么;他对住的有什么要求。

我们刚上路,小伙伴问我有没有什么搭车的技巧。

“脸皮厚;加上不要怕失败,注意调整好心态。”然后问我应该怎么撘。

"那万一搭不到车怎么办?”

“搭不到车我们就差不多天黑的时候找一个人多的村子借宿嘛。这有什么大不了的。走一步看一步呗,随机应变。”

“那出来这么久你有没有一整天都没搭到车的情况。”

“没有,每天我都搭到车了的。”我到现在也觉得很神奇,进行过这么多次搭车旅行,就算偶尔艰难,但是基本上每天都能搭到达自己的目的地。很少有没有完成当天的任务的情况,往往超出计划的目的地反而比较普遍。

搭车之前,我们买了一大瓶水,还买了一包盐。随着行程的深入,天气越来越热。担心会中暑。买一包盐放在身上,万一水分流失太多,加上天气比较热。那就可以喝盐水。

搭了半个小时都没有搭到车,小伙伴有点儿气馁了。气氛有些尴尬,他不说话,我也不知道说什么好。搭完一节又开始走路,因为已经挨着边境,能看到的车越来越少。

我们在路上搭到一辆皮卡,叔叔是重庆人,听到重庆话觉得分外的亲切。叔叔中午到临沧要请我们吃饭,三个人坐在餐馆里。他点了当地特色的菜。一种类似于鸡枞的真菌炒肉。很好吃,小伙伴想知道为什么叔叔会载我们。

“我就在路上看见你们,看起来都很小的样子。”

“看起来很小?”那个时候下半年就是20岁了,小伙伴比我大一岁。

“难道你以为你们看起来很大?看起来就像高中生,加上你们两个都背着包我猜想你们肯定是来旅游的,没想到我们还算半个老乡。”

这半个老乡就拉我们吃了中饭。走的时候留了叔叔的电话,他说这只是随手的事儿。

下午的运气就没有这么好了,我们继续往南走,准备今晚歇在临沧,但是还有好几十公里。天上下起了小雨,温度有点儿低,但不至于冷。风景又是另外一个样子了。马路两边生出很多的山,不再是那天刚搭车时看到的黄土丘,而是葱葱郁郁的植被。因为下雨,两边的植物雾气氤氲。空气好得不像话。

这里就不是没有人载我们了,而是挨着边境能看见的人都很少。小伙伴一直不说话,气氛更是尴尬。我一个人走的时候,会塞着耳机,偶尔看见路边没人就大声嚎两嗓子,因为连人都没有,就更没人在意我唱得好不好了。我刚嚎了两嗓子,小伙伴立刻就怼我了。

“唱这么难听,就不要强奸我耳朵了嘛。”语气里满是嫌弃,我很尴尬,不知道说什么。

我们看见在前面有个三轮车,三轮车时候开一会儿走一会儿,不知道干什么。不一会儿就超过了他。看见他原来是在拣马路边的塑料瓶。我们走到前面去,就把在草丛里的塑料瓶拣出来放在路边,这样他拣的时候就会方便一点。

但是的没有拣多少,我们就搭到了车。

叔叔阿姨都是拉祜族人,正要回阿姨的娘家办事儿。他们说,因为到了边境,这边吸毒的人很多。有些村子里的人吸毒,没有毒资,会跑到马路边抢劫。这个时候他们已经没有理智,见到人就要钱,要是不给说不定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举动。他们说我们这样在路边搭车很危险,难怪在路边都很少见到车辆,也很少有人会载我们。

叔叔说要回村庄,我们要是愿意的话可以跟他们一起上去。村庄并不偏僻,车子可以直接开到门口。我们在晒坝边就停 了下来。叔叔用拉祜语给女主人介绍我们,女主人问我们有没有吃饭。锅里还有剩饭,可以将就着吃。晒坝上有茶叶,也放着其他的一些东西。来云南之后发现这边的厨房都是一个简单的架子,不像四川是有一个灶台的。每家的厨房都像是在野炊。

农家灶台

我们告别叔叔家之后,接着往前走。腿已经很酸软,那天在路上走了差不多两三小时。我想在路边休息,小伙伴说:

“才走这么点路你就受不了了,真不知道你以前是怎么坚持下来的。”语气里十分轻蔑。他接着往前走,我没办法只好跟上,但是心里头有点不舒服。

我们走到了一个岔路口,路边有小食摊。大部分都是水果,我看见商家用青色的芒果条,拌上椒盐,加上辣椒面,还有酱油,就像平常吃的狼牙土豆。看得我一愣一愣的。不敢尝试。接着往前走,摊位上的人给我们讲,山的那一头就是缅甸。让我们千万小心。

我们沿着马路走,连经过的车辆都很少。终于来了一辆面包车,我上前询问。

“叔叔,我们是搭车旅行的,我们要去临沧,可不可以顺便载我们一节。”

“上来吧上来的。”

车上还有另外的人,都是坐车的。他们是包车,一车人出钱让师傅带他们去。

但是下车的时候,我们两个正准备走。叔叔却拉住了我们。

“你们先别走啊,要给钱。”

“我们上车的时候就说了是搭车的,是你点头之后我们才上车的。”我有点莫名其妙。

“你看刚才车上的人都给钱,为啥你们不给钱?”

“你要收钱你为什么不早点说,我们可以搭其他的人的车。”我有点不耐烦了,已经懒得说话,大部分都是小伙伴在说话。

“我是看你们可怜才搭你们的。那边境上车那么少,你们上哪儿搭车。”

“那你说要给多少。”

“一个人八十,一百六。”这就有点狮子大开口了,我看过路牌。车子开了大概三十公里,走了四十分钟。

“叔叔你看我们都是学生,我们就是没钱才搭车的,你这也太贵了。”

“看你们身上穿的就不像没有钱的。”我已近无话可说了。这明显就是敲竹杠。要是最开始我还在想我们搭车,免费坐人家的车是不是不太好,毕竟人家的车就是拿来做生意的。但是现在我对他已经一点理解的心情都没有了。

“我们身上真没有这么多钱。每天在身上的现金都只够吃饭和住宿的,我们待会儿还要去找住的。”

“没钱你可以去取嘛,有什么大不了的。”

“给他给他,花钱消灾。懒得说了。”我让小伙伴掏钱了,钱在他身上。和这个叔叔已经是没有道理可讲的了。

所以在找旅馆的时候我们商量要控制今天的消费。来到一家很破的旅馆,就是我们要找的那种。阿姨带我们上去看房,标间的话最便宜一个人都要三十,两个人就要六十。我还是觉得贵,主要刚才损失了一百块。

“阿姨,我们想找那种最便宜的。”

“这种就是啊,没有再便宜的了。”

“我们身上钱不够,那你可不可以再便宜一点。”

“这个没办法了,你到附近去问问,都是这个价。实在不行我们这里还有一种房间。”阿姨带我们上去看房。

房子是这样的:

15平米的大阳台

我的闺房

没问价钱之前心里在想怎么可以有这么破的房间。这要怎么住下去啊?

问了价钱之后,简直完美。

15块,你买不了吃亏,你买不了上当。但是你可以拥有一间属于自己的房间,里面有着大小合适的床位,一张精致的木桌子。还有一个公摊15平米的大阳台,既可以晾衣服,又可以吹吹风,看看夕阳。简直是太划算。

门锁都是上世纪八十年代常用的那种铁锁,就和同心锁一个原理的锁。

我下去洗澡的时候,喷头也是以前工厂里洗澡时候的水管子,一边热水一边冷水。最重要的是男女混用,我在门口等着洗澡,出来的中年大叔只穿个大裤衩子,形容枯槁,身体瘦削。我脑海中第一个联想到的词就是毒品。因为他的脸色十分蜡黄,浑身都是皮包骨。我不敢看他的眼睛,单是看一眼他的样子我都觉得不寒而栗。我进去洗澡的时候仔细瞅了瞅有没有针头一类的东西。但是什么都没发现。

洗澡也是十分警惕,我毫不怀疑在这里会有人偷窥。虽然姿色平平。但在这个满是大裤衩子的小旅馆里,我是为数不多的雌性,并且是唯一的年轻雌性。

交钱的时候很满意,睡觉的时候可就难为我了。我把图片中的那个柜子拿来抵着门,包也在上面。门没办法在里面锁上。把我的披肩搁在被子上,放在胸前,隔着自己很远。穿着自己的外套和并不干净的牛仔裤。但是只有这样才能让我安心。我最佩服的就是,即使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第二天也是睡到自然醒,最后还是小伙伴来敲我的门,我才爬起床的。

头一天晚上我们吃饭的时候,我问小伙伴要吃什么。

“随便啊,你爱吃什么就点什么呗。”口气很随意,点菜的时候再问了他几次还是要随便。我不知道他平常爱吃什么,也不知道他有没有什么讲究。点个菜点的我诚惶诚恐。上菜之后问他合不合胃口他也不怎么说话,这就很尴尬了。我害怕他吃了自己不想吃的东西,但是没有讲出口。在路上我就一直在猜他的心思,有时候不知道到底怎么做他才会比较开心,这让我在路上的体验越来越不愉快。

晚上我们去看电影,看什么,随便啊;第二天吃早饭,吃什么,你随便啊;吃中饭,你决定就好;路上遇见水果,要买吗?你随便啊;什么时候起床,随便啊.......

这种看似随便的人,最是难相处

在他的漫不经心之下,我的耐心在一点一点消磨殆尽。

吃饭之前问吃什么,他一般都说随便,但是有时候遇见不合胃口的菜,又会吐槽两句,这种时候我是最想骂人的。他可能以为只要自己什么都将就,什么都以我为主。这样两个人都好受。但是殊不知,这才是最难受的相处。但是这才是最有距离的相处。

我之所以喜欢和菜菜在一起旅行,就是因为我们有什么想法就会表达,遇到自己喜欢吃的就点。虽然有时候可能两个人想吃的东西不一样,但是我们是相互妥协的,不是一直都在听某个人的话,是两个人共同商量的结果。这样才是团队旅行。不然,为什么不自己一个人出来呢?

在路上聊天的时候也最能体现出两个人的问题。

我们要么就是长久的尴尬,要是就是上一秒我在说我的,下一秒他就开始回忆起以前的事情。

他讲他自己身边的朋友、和自己暧昧过的女生、以前同学的八卦,自己当初怎样......

“我们聊一聊现在发生的事情吧。”我不想一直沉溺在过去,永远都是低气压的东西。我希望我们为认识新的人而兴奋,为看到新的风景而开心,为路上遇见的有趣的事情发出共鸣。但是这些都没有,他永远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自说自话,我站在旁边都是多余。

要不然就是长久的,令人窒息的沉默。

我都快要抑郁症了。

然后他讲真的讲起了自己的精神分裂病史.....

我当时在想,这些都是什么鬼。我只想好好去我的西双版纳。我不是你的闺蜜,不是你的发小,更不是你妈。我只是你一个很久都没有联系的高中同学。我为什么要在一起听你讲这些并不想听的阴暗过去。

他给我讲个这些都是我以前从来不知道的。他虽然会来我家吃饭,一群人在一起的时候也会和大家插科打诨,但是我从来不知道他有这样痛苦的过去。我很想做点什么给予他一点安慰。我唯一能说的就是:

没事了,这些都已经过去了。

但是旅行是为了什么,不就是为了开心吗吗?许婧在陈赫出轨之后选择环游世界,不就是为了让自己走出过去过得开心一点;王泓人在外企工作两年人毅然辞职,不就是受不了职场里的尔虞我诈,想出去过得开心一点;我选择去西双版纳,还不是因为自己一直向往,想要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。但我在旅游的过程中难道不是为了让自己多了解这个世界,活得更加的自在?

这样一直压抑着的情绪终于在我们两人一起行走了两天之后爆发了。

又是吃中饭的时候,我们来到一个荒凉的街道。路边可以吃东西的餐馆屈指可数,我问他要吃什么。

随便啊,你决定就好。

我拿出烟,开始抽起来。我面对这样的态度,已经很不耐烦。不想说话,但还是想把现在的这个问题说出来解决清楚。

“你能不能不要每次都说随便,菜点的不好你又有意见。你有什么想法直接说好不好。”抽一口烟。

“我没有不满意啊,一直以来不都是你做决定的吗?”我一脸懵,什么时候变成了一直是我在做决定了?深吸一口。

“我真的觉得跟你在一起走还没有我一个人的时候自在,真的。”我已经口不择言了。明知道自己说的话会伤人,但我还是不得不说。说完再抽一口。

“那我们就分开走吧,待会儿吃完饭我们就各走各的。这样你也好受。”我没想到他会直接就做出这样的决定。

“我之前就发现你和我在一起并不开心了。”他接着说到,大家都有点赌气。

“对啊,我就是不开心。”我把手里剩下的半支烟抽完。

吃完饭,我们就各自上路了。他先走,走之前把我装在他包里的盐还给了我,叮嘱我注意安全。没等我回复就朝前面走。

我没动,又拿出一支烟。我是不想两个人挨的太近,这样会更尴尬。我抽完一支烟他就应该搭到车继续往前走,至少也会和我隔很远的距离。这样就不会太尴尬。

但是我仍旧摇摆不定,知道人家大老远跑过来,丢下人家一个人不太好。虽然一个大男生在路上没有什么危险,但毕竟是第一次出来搭车。要是出了问题,我肯定会后悔。我害怕到时候万一出事情,这件事情会一辈子像一根刺扎在心里,我害怕做让我后悔的事情。

后来是我先搭到车,车子往西双版纳开。我上车的时候跟叔叔讲,让他带上走在前面的那个小伙伴,我们闹了一点矛盾。

但是车子停在他面前,他没有上车。一句话都没说,只是摆摆手。我再叫了一次,他拒绝之后我就往前走了。

我心里有愧疚,担心他的安危;但也有一丝快意,我终于又是一个人了。

后来他给我打过电话问我有没有到西双版纳,我说安全到了。两个人也没有说其他。听见他平安心里就放心了许多,但是也害怕他再说——我来找你吧,我们一起啊。

找旅伴就像是找朋友吧,不能将就。如果两个人在一起不能很开心,那还没有一个人来得自在。

经常发朋友圈,很多熟悉的不熟悉的朋友都来给我说:下一次出去的时候带上我啊。

我很害怕回应,只是打哈哈蒙混过去。很多朋友我只是了解他的某一面,但是不了解他的全部。

我害怕再出现这样的情况。怕辜负了别人也辜负了自己。
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