专注综合财经股票网,提供炒股知识,追涨停技巧等文章,是广大股民的学习社区!
  • 首页
  • 综合
  • 如何评价杨慎的《临江仙·滚滚长江东逝水》?在中国诗词界什么地位?

如何评价杨慎的《临江仙·滚滚长江东逝水》?在中国诗词界什么地位?

发布:互联网2019-07-31 14:23:34分类: 综合

谢邀。题主所问,无非两个问题。一,如何评价这首词,即在作品构成论的角度分析;二,这首词地位如何,即从文学接受论的角度看待。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1,作品构成论(这个主观色彩较浓,所谓诗无达诂,以下个见):
滚滚长江东逝水,-----起笔篇头起兴,先言他物以引起所咏之词,实写长江之水,化用老杜“不尽长江滚滚来”句,从空间角度明写长江之气势,而复着以“东逝水”三字,暗含“逝者如斯乎”之意,逗出下面的时间角度描写。

浪花淘尽英雄。------化用坡翁“大江东去,浪淘尽、千古风流人物",虚实结合写,不用“浪涛"而用“浪花”一词,颇见形象,盖英雄亦正如大江中之一朵浪花,虽灿烂婀娜,然转瞬即逝。

是非成败转头空。-----全虚笔议论,补足上文浪花英雄意,进入正题。

青山依旧在,
几度夕阳红。-----承上“转头”二字写,转头所见者何?唯青山夕阳,依旧脉脉相对,而是非成败,早已空如云烟。以自然之永恒,反衬人事之短暂。青红二字,见设色之分明,个人认为“在”字闲了,似可有可无。

白发渔樵江渚上,----化用坡翁《前赤壁赋》“况吾与子渔樵于江渚之上”。上阕“夕阳”逗出“白发”(夕阳多比喻人之晚年),见意脉连续。“江”重字,似可避,全篇说水处略多,微瑕。

惯看秋月春风。-----白发之人,饱经沧桑,已定心打鱼砍柴,消遣余生,秋月春风虽美,又何干哉?一切美好,丢入时空之中,不过寻常。“惯”字下得沉痛。

一壶浊酒喜相逢。-----使白发渔樵作喜,虽春风之爽,秋月之明,尚不能如此,由此视之,岂真无物耶?非也,能喜者,知己之相逢也,悠悠天宇,有一二心灵相会,虽浊酒佐欢,亦不减其乐。

古今多少事,
都付笑谈中。-----相逢后所为何事?笑谈古今也。化用陈与义“古今多少事,渔唱起三更”,陈用兴寄之笔,以景结情,而杨用赋笔议论,一气流转,各有胜场。昔日英雄之事,早为谈资笑料,颇似张昇“多少六朝兴废事,尽入渔樵闲话”,然一豁达浑厚,一苍凉沉郁耳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2,文学接受论(这个客观色彩较浓):
题主所问的是,在诗词界地位如何,这就规定了文学接受的主体是相对专业的诗词创作者和研究者。所以,客观地说,这首词尽管是怎样地家喻户晓,都无济于事;尽管外行人主观上是怎样地喜爱,都无济于事。其地位最终只能取决于诗词界的评价。该词是杨慎《廿一史弹词》第三段说秦汉的的开篇,后来被毛宗岗父子评刻《三国演义》时放到卷首,然而弹词和小说,都是俗文学的范畴,与雅文学范畴内的诗词不可混同,所以这些标签并不能改动该词在诗词界的地位。正如李白的“床前明月光”,虽然普及度非常高,甚至流传海外,但这首诗在诗词界、李白集中的地位并不高。那么,我们看这首词地位如何,就应该看这之后的诗词界对这首词的评价。

(1).磨刀不误砍柴工,不妨先翻开词史,看看明代词的整体水平
明词是中衰之世,几成定论,陈廷焯《白雨斋词话》:“词至于明,而词亡矣。”吴衡照《莲子居词活》:“金元工于小令而词亡,论词于朗代并不逮金元,遑言两宋哉。”明词上不比宋词,下不敌清词,但看在清代词坛上几支著名的词派,都不约而同地宗宋,无一语及明词,更遑论杨慎的词。词学界的词选本或评本,范围基本都在唐五代两宋词和清词之间,有许多好的宋词选本,有许多好的清词选本,独独没有什么明词选本。这些都可以看出明词的地位,只有赵尊岳编《明词汇刊》时大力宣扬明词,但也默认了明词不及宋清两代,他在宣扬的过程中也不忘反省并批评其中一些词人,而杨慎似乎就是被批评最多的一位。

(2).
我们再看杨慎及其整体作品在诗词界的地位
---------先看明代的词坛
杨慎对明代词坛影响颇大。马浩澜、施阆仙等人,被他誉为“含珠吐玉,锦绣胸肠”而盛名于骚坛,于此可见一斑。当时的词家们都不约而同地守杨慎《词品》一编,读王世贞《艺苑卮言》半册,侈谈词之正变。 但我们必须要正视一点,明人在那个平台上对词的见识。
----------再看清代的词坛
从一些零星的词话记载中看,杨慎的作品在清代词坛似乎并不吃香。陈廷焯谓之“句琢字炼,枝枝叶叶为之”,故“益难语于大雅”;张德瀛对他的评价则是“丽以淫”。吴衡照《莲子居词话》:“用修小令,时杂曲语,令读者气短”,可见杨慎的词近乎曲,不纯正。而且杨词多违律怪舛的自度腔,万树《词律》就批评过“撷芳则可佩,就轨则多歧。按律之学未精,自度之腔乃出。虽云自我作古,实则英雄欺人”。又《西圃词话》“强作解事,均与乐章未谐”,可见所谓明朝最博学的人,作小歌词来,不免有炫耀知识之嫌。

(3).我们最后再看后人对这首词的评价
就我目之所及,惟丁绍仪《听秋声馆词话》谈到了这首词,只评以“清空”二字。

所以,我认为,应该理性看待杨慎的这首词的地位。杨慎本人在明代词坛的地位较高,而明词坛较诸两宋和清词坛,则不免大巫小巫之讥。一个人的地位,就是他的作品和理论撑起来的,我想,纵使这首词在杨慎所有的词中排第一,于浩大的诗词史的角度看,亦不过尔尔。
温馨提示如有转载或引用以上内容之必要,敬请将本文链接作为出处标注,谢谢合作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