当前位置:首页 > 互联网 > 常识

郎咸平真相(事实证明郎咸平和樊纲谁对)

2021-07-23 17:59:04 作者:佚名
买帖  |修改  | 投诉  | 刷新  | 

郎咸平专访郭美美真相如何?

但是问题是郎以前什么都敢说, 不至于就被一个红十字会吓怕了吧。 又或是他有把柄被别人抓住了? 还是什么其他的原因。不过郎教授那么聪明的一个人, 做了这个节目之后会损害他的名誉, 他也不至于不知道是吧!!! 我们只希望多一些说真话的人, 非常害怕心中的偶像瞬间倒塌掉了!!!教授, 给我们一个解释好不好!!!其中一点其实蛮男人寻味的, 如果是精心策划的旨在帮助郭美美漂白, 但是这个节目准备的也太仓促了!!!会不会是有人想刻意的毁坏郎教授的形象呢???!!!现在是一头雾水, 不希望因为对教授的崇拜而让自己迷失了客观的判断!!!但是也不希望教授遭到任何的威胁或者是其他什么的!!!

马克思的真实思想真相是郎咸平说的那样吗

你要看原稿,就是原汁原味的!现在我们接触的或者实行的,都是中国化的!真正的我们没接触,就不能随便批评它的好坏!

事实证明郎咸平和樊纲谁对

中国经济学界的“郎咸平现象”,已存在很长时日了。自从2004年的“郎顾之争”以来,郎咸平的名字伴随着国企产权改革之路如何走的争论,而为各界所知。  近日,因为两位重量级经济学家再次向其“开火”,让笔者再度关注起“郎咸平现象”来。  1月12日,在成都的一个论坛上,国民经济研究所所长樊纲在与听众的互动环节中,当有人问他对郎咸平“政府投资4万亿的方向是个错误”的看法时,樊纲痛斥:“他连最基本的事实都不知道!我不想评论这件事!”  而在1月10日,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教授汪丁丁,在其博客上以《我对“郎咸平现象”的看法》为题,表达了对郎咸平的看法,并尖锐指出,“郎咸平现象”反映的是大众普遍缺乏思考,普遍表现为阿伦特感到切肤之痛的“平庸之恶”。  我认为,无论是樊纲的“不知道基本事实”,还是汪丁丁的“平庸之恶”,都已超出了正常的学术探讨范围,是较为情绪化的表达。  尽管郎咸平为推销自己的主张,有挑起民众情绪之嫌,但“郎咸平现象”能得到广泛关注和不少网民的支持,其实也反映了一种诉求。郎咸平对国企改制过程中国资流失的警示,对民营企业平等待遇的呼吁,对公司治理和监管方面的研究,还是为我们提供了不少知识方面的贡献。对此,简单粗暴地归结为“大众缺乏思考”,反倒折射出一些主流经济学家的固化思维。  汪丁丁还说,人人可呼吁“改革”,人人可以“改革”为旗帜,关键是,怎样改革?于是显出流派之争。相信市场还是相信政府,这是一块试金石。郎咸平为中国社会开具的药方,决定了他所属的派别。  很显然,汪教授对郎先生的批评,建立在了派别划分基础之上。我以为这种简单的派别划分,掩盖了问题的复杂性。在转型期的中国,很多问题需要超越所谓派别来看待。特别是涉及到具体问题时,我们不应动不动就用站队的方式来解决。  各种思潮活跃,各种学派自由表达,不同人等对经济和社会问题有不同看法,这些都是正常现象。  已故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萨缪尔森在《中间道路经济学》一书的中译本序言中说:“左派和右派的思想家们,喜欢用极端对立的方式思考问题。这不是我作为一个经济学家的作风。”大师之言,一语道破了经济学的实质。学识不应该分派别。  在这方面,经济学家茅于轼对“郎咸平现象”的评说,我认为体现了一位经济学前辈的气度,他说:“尽管我不喜欢他的作风,但我觉得应该给人说话的权利。他讲那些话是有道理的,不是全没有道理。你不能因为不喜欢他的这种作风,就把他骂一顿。”  出于公心,寻求共识,平心静气地讨论和研究问题,并基于中国现状,提炼出具有可操作性和系统性的经济理论,非常重要。在这方面,中国经济学界还有很长的路要走。  有一次,笔者问耶鲁大学教授陈志武先生,我国经济学家离诺贝尔经济学奖到底有多远?陈志武回答说,差得太远了,中国很多所谓的经济学家,最多只能称为“经济师”,他们只局限在用西方经济学理论分析和解决一些问题,几乎没有创新性理论。  这就是中国经济学界的现状。但我们的社会给予他们的实在太多。自从经济学成为显学,所谓“经济学家”就像明星一样受到各界追捧,不断高空来回,大把捞钱。在学术圈内部,则以学派和学术出身为界限,形成小圈子。  类似现象,都不利于经济学的健康发展,也对不起社会对经济学家的尊重。既然经济学的目的是为了经世济民、民富国强,那么中国经济学界应该少一点意气争执,多寻些经世共识。

郎咸平真相这本书是什么时候写的,什么背景下写的,目的何在???

郎代言的是一种思潮,一种反省,一种理性,一种自白,一种民族精神本质的拷问,一种浮躁背后的反思。郎言论真实恳切,实在坦然,犹如黄河之水天上来,东流到海不复回,其忧国忧民,敢怒敢言,针砭时政,一针见血,实在令人钦佩,孔夫子当年游说于列国,衣衫褴褛,但从未放弃其先天下之忧而忧后天下之乐而乐的情怀,戊戌六君子血祭苍天,只为了警醒后人,林觉民写千字文,与妻绝恋,只为报国图强,鲁迅俯首甘为孺子牛,如此民族栋梁,一去不复返。如今国人爱问,中华民族怎么了,缺什么,缺的是思潮,缺的是反思,缺的是理性,一种自白,一种自我的拷问,我们缺的是胡适鲁迅这样的民族脊梁。一个民族不怕穷,怕的是没有志气,怕的是别人骑在了你的头上你还在沾沾自喜。更可怕不是被人骑,是从此习惯了被人骑,并且像奴才一样恭维着头上的主子。 这些文字看懂了,楼主的问题则问自解了,否则,心结不解,则心惑自然无解。